特朗普钢铝贸易战一触即发!中国企业该咋办?

2018年国际贸易进入了一个贸易保护主义硝烟四起的时代。

美国总统特朗普率先打响第一炮:一月选择对太阳能板和洗衣机进口征收高额保护性关税;二月美国商务部终裁决定对进口中国铝箔征反倾销反补贴的高额“双反”税;三月初特朗普宣布将对美国的钢材和铝材进口分别征收高达25%和10%的关税,更是向国际贸易和全球金融市场扔下一个重磅炸弹。

对贸易保护主义升温的担心导致全球股市大幅下挫和波动加剧。美国为什么要对钢铝进口征收高关税?对钢铝的高关税能够改善美国的贸易赤字吗?特朗普为什么高举贸易保护主义?谁是最大的利益获得者?谁是受损者?对中国的影响有多大?中国将会如何应对?

 美国为什么要对钢铝进口征收高关税?

美国钢材产地主要集中在东部紧密相连的四个州:印第安纳州、俄亥俄州、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这四个州的粗钢产量已经超过了全美产量的一半。

其中,宾夕法尼亚州、俄亥俄州和密歇根州这三个传统民主党的票仓在2016年反转并为帮助特朗普拿下总统宝座立下了汗马功劳。他们投票给特朗普的一个目的就是希望特朗普当选以后能够利用贸易保护措施来保护他们当地的传统产业如钢铁业。

而特朗普为了留住选民的心,为日后的连任做准备,所以现在正不遗余力的兑现承诺。

 对钢铝进口征收高关税能改善美国的贸易逆差吗?

虽然美国是发达国家,但由于环保和成本因素,本国的钢材产量并不足以满足国内消费需求,因而长期依赖国际钢材的进口。

近几年其钢材表观消费量的三分之一都来自于进口。铝材对国际市场的依赖度则更高,2016和2017年表观消费量的53%和61%来自于进口。因此美国在钢材和铝材上都是贸易逆差。

但由于钢材和铝材的进口总额并不高,比如钢材进口在2017年只占美国所有商品贸易进口额的1.6%,铝的进口额只有0.7%,所以对美国的贸易逆差贡献非常有限,分别占比为2.7%和1.3%,因此通过提高钢材和铝材关税降低贸易逆差的愿望恐怕是难以实现的。

 为什么国际社会和金融市场对钢铝贸易战反应这么大?

首先,美国是世界上钢材进口量最大的国家,据全球钢材贸易监测统计,2016年美国总共进口了约三千万吨钢材,占世界钢材总贸易量的7%,远超排名第二第三的德国和韩国的进口量。所以虽然美国不是钢材市场上主要生产者,但它在国际钢材市场上却举足轻重。

其次,美国从110多个国家进口钢材,主要来源地包括加拿大、巴西、韩国、墨西哥、俄罗斯、土耳其、日本、台湾、德国和印度,遍及世界各地,涉及面比之前的洗衣机和太阳能板贸易伙伴要广的多。

第三,美国商务部此次借“国家安全”之名对钢铝进口采取贸易保护措施,面向所有或主要进口国,不像“反倾销反补贴”那样一般是针对某个特殊产品和特殊国家,也不需要寻找替代国来计算倾销和补贴额度,随意性比较大,比较容易引起贸易伙伴的报复。因此国际市场对美国点燃全球性的贸易保护主义产生担忧,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将严重威胁2017年刚刚开始复苏的全球贸易。

 谁是最大的利益受害者?

美国如果对钢材和铝材征收高额关税,那么美国主要的钢材和铝材进口国和美国钢材和铝材的下游行业及消费者将会受到损害。

美国钢材市场对加拿大、墨西哥和巴西尤为重要,因为他们的主要钢材目的地就是美国。比如,2016年间美国分别占加拿大、墨西哥和巴西钢材出口的88%、73%和34%。如果特朗普真的对钢材征收25%的进口关税,对这三个国家的钢材出口必然造成沉重打击。所以这些国家对美国的钢铁保护进口关税措施特别敏感、反应尤为强烈。

此外美国钢材和铝材的下游行业会受到成本提高的负面影响,就业和企业利润都会下降。相关的下游行业主要有交通运输、建筑、电子产品和机械设备,特别是汽车和航空业。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一项研究也表明钢铁关税保护下的消费者成本非常高,每保住一个钢铁业的工作,消费者要付出约每年36万美元。

 美国钢铝贸易战对中国的影响有多大?

对中国总体来说影响非常有限。中国虽然是世界上最大的钢材生产国,产量占了世界钢材总产量的将近一半,但对美国的钢材直接出口却非常小,2017年钢材成品出口不到100万吨,约占美国钢材总进口的3.2%,半成品出口量也不多,而且美国市场在中国钢材出口的比重也日渐下降。

但是,中国通过全球价值链最终向美国消费者提供的钢铁产品可能要比直接出口高的多。比如,韩国60%的钢铁进口来自于中国,而其12%的钢铁出口到美国,因此如果美国对来自韩国的钢铁进口征收高关税的话,必然影响韩国从中国的钢铁产品进口。为了维持全球生产链,中国应该积极反对美国的单边贸易保护主义。

 中国该如何应对?

上周以刘鹤为首的中国代表团访问美国对两国贸易摩擦的谈判并没有带来积极乐观的信号,中美贸易纠纷加剧在2018年是大概率事件。针对钢铁和铝材行业,中国政府可能采取“对内对外两手一起抓,两手都要硬”的策略。

中国政府“对内”会继续强调去产能,尤其是对低质量小企业生产的地条钢的产能。同时,减少出口退税和各级政府的各种隐性补贴,增加一带一路国家的基建和交通投资,带动钢铁和铝材的出口,分散出国目的地。

在“对外”贸易政策方面,中国政府努力的方向是“合众弱以攻一强"的"合纵"策略。中国在与其他国家商谈贸易报复时应该采取“有差异”针对性的反对美国这一贸易单边主义,避免贸易战扩大化伤及自身,并通过美国的钢铝消费行业对特朗普施加压力,迫使美国尽早放弃对钢铝的关税保护。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zonghuagold.cn/guijinshuzx/755.html